然芥

喻总大眼叶神我男神
喻总一生挚爱!
我是个有节操的人!
叶神只吃伞修!只吃伞修!只吃伞修!重说三!
人傻好调戏
就酱~

【王喻】棋逢敌手(9)

没错我诈尸了~

换了个萌萌哒头像保持姿势继续更新~

给自己断个后路,为了弥补上学损失,把握好难得没有作业的假期,明天发两篇!

请叫我高产君!


    王杰希打完冬休前的最后一场比赛后,在训练室里多留了会。等他出来,发现窗外开始下雪了。

    这是B市今年的第一场雪,大片的雪花被西北风席卷着,在半空飞舞。王杰希打开训练室门前的窗,尖锐的冷风扑面而来,割得脸庞生痛,却也清醒了不少。

终于下雪了。王杰希想。

    没有大雪的北方总像是缺了什么,变得干枯,冷瑟,而又单调。就像今年没有雨的G市,干燥,滚烫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人榨干。

    他倚在墙上做着手操,顺便在脑中总结前段时间的比赛,想着想着,索克萨尔的术士形象就占据了整个屏幕,怎么也关不掉。

    不是以前那个走猥琐流的术士了,他站在那里,慢慢挥舞着手中“灭神的诅咒”,脸上永远挂着公式化的彬彬有礼,又从来不会感觉到生疏的微笑。

    王杰希对那种微笑有些不满,说不出原因,就像是在心里塞了一把棉花,堵得满满的。

    雪越下越大,慢慢覆盖了楼前的一片草地,枯黄的叶子在白雪间时隐时现,待来年春天,那片地方又会长出崭新的、翠绿的嫩芽,年复一年都是这样。

    微草俱乐部里的大嗓门保安突然嚷嚷起来,王杰希用胳膊撑着窗台,朝楼下看去。

保安正在和一个包裹严实的人争论着,那个陌生人无奈地从口袋里掏出证件,摘下口罩,放在脸庞比了比,然后说了句什么就像转身离开。保安变得更激动,拉扯着他不让他走,这又是一番折腾。

那个是……喻文州?!

王杰希看了好多遍,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,他犹豫了一下,穿好羽绒服小跑到大门前。喻文州已经放弃了解释,乖乖地站在那里对着保安无奈地笑,时不时搓下手,将手合起来,朝里面哈气。

“啊,王先生你来了。这个人刚才一直在门口走来走去,我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,您看……”

王杰希歉意地说:“这是我朋友,抱歉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不麻烦不麻烦。”保安摆摆手,让开路让喻文州进去。

喻文州笑着微微点头,快走几步赶上已经离开的王杰希。王杰希停下来看着他,问:“喻队有事吗?怎么不事先通知一声就来微草?”

王杰希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,听上去十分生疏。喻文州也不在意,像是开玩笑一样说:“又不是管理层的领导来视察,就我一个小小的新人,就不用大张旗鼓,再通知王队了吧。”

王杰希想了想喻文州穿着一身正装,踱着方步视察的样子,忍不住咧了下嘴角。

“怎么突然想到来B市了?还在微草这边鬼鬼祟祟的转。”

喻文州打趣回去:“当然是来打探敌情的啊。”说完顿了一下,接着说,“开个玩笑,有个挺亲近的亲戚在这边工作,好多年不见了,正好冬休放假,我妈妈就托我来拜访一下。我在他家里闲着没事,就想着顺便来你们这边看看……咳……”

“感冒了?”王杰希听见被压下的咳嗽声,皱了皱眉。

喻文州清了清嗓子,有些疲惫地说:“嗯,刚来这边没准备好衣服,穿少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进屋吧,开着空调能暖和些。”王杰希领着喻文州走进楼里,打开会客室的门,让他先进去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1 )

© 然芥 | Powered by LOFTER